或许现在的一切都是个错误,但幽闭之森已无法回头,回头亦是绝路。
  • 2014-05-31

    Aachen

    Tag:

    离别时的长颈鹿

    大麻红绿灯


    可爱的早餐

    超好吃的树莓芝士蛋糕

    大教堂

    示爱的五月树

    摘蜂窝
  • 2014-05-31

    读《上帝的笔误》有感

    Tag:
    人们之所以害怕疯子是因为他们没有受到任何拘束,不管是道德法律还是常识,他们可能会在任何唱歌做任何事,我们小心翼翼得从他们身边绕开,不去触碰他们的目光,期待他们少得可怜的所谓“常识”能在同处同一空间的这段时间将他们约束。为何我们会害怕缺少约束的人?难道整天叫嚷着自由和权利的人是其他人吗。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,人类本性便是恶,少了“常识”和法律束缚的人是可怕的。我们在意识深处对这一点十分明了,所以才会说出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这样的话来约束和引导别人。有时不知该说他们可怜还是我们,我们在面对那些所谓“疯子”的时候,仍然无法摆脱所谓“道德礼法”的束缚,所能做得仅仅是龟缩着小心翼翼得保护自己而已。
    就像地铁上来了一个男人,做出了一些不合常规的事,引得人们纷纷皱眉侧目,可是当男人突然转头看向我们时,所有人不约而同得将头转向另一个方向,整齐划一得令人别扭,令人发笑。
  • 2014-05-31

    世上最难是离别

    Tag:
    世上最难是离别。
    两人朝夕相处实在太容易产生依赖,尤其是明知要离别的相处。你们所有在一起的时间,所有的对话,所有的欢笑,所有交错的眼神,都是为了最后那一刻的分别。一切只是铺垫,因为知道分离近在咫尺,所以才会奢望在一起时一切都完美无缺。每一刻欢乐的情绪都被自己刻意得放大了,为了最后那一定也会被刻意放大的伤感。
    我可以不哭的,我可以只是挥挥手潇洒的说再见。可是我却刻意想展现自己的悲伤,刻意在最后一刻迫使自己想起在一起时的美好,刻意的向你传达伤感的情绪。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或许是人类的脆弱和自私在作祟吧。想让你明白我的感情,想让你记住和在乎我,因为我在乎你。虽然明知这些你都知道,但心里总觉得有什么无法传达,就像一块软软的脏兮兮的海绵垫子堵在了重要的出口,无法说出口。明明你都知道,我却还想要传达,想要让你和我一样伤感,对不起啊,我这么自私,明明自己其实都没有那么伤感的。
   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奇怪的一类人,他们享受伤痛,喜欢一遍一遍的撕开伤口,看着血流出来,再舔干净,用舌头触碰新鲜的肉。可笑吧,明明很痛的,确非要逼自己去流泪。明明不去想就好了的,明明没有那么伤感的,却自己去刻意的放大。
    所以我讨厌离别啊,想让你看见我脆弱的一面(就算带着虚假的成分),却又怕表现过度。不过,说到底,不愿离别终究是因为我爱你。
  • 2013-09-07

    22岁的我

    Tag:
    ♠22岁的我,或许一无所有,但世界就在我手中!

    离开前的最后的天,与两位友人去了酒吧,大家或许都喝醉了,三个人互相拉着对方对方的手不愿放开。或许是我带入了太多情绪,或许是过量的酒精,但请告诉我,这么脆弱的流泪的天亮的人不止是我一个。
    黑暗中听着周董的“安静”,黑暗深得像海,太可怕。多么希望时光停止在那刻,希望大家都可以毫无介缔的放怀欢笑着,希望情爱什么的,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之前。我唯一的愿望之前你们能保留此刻真挚的笑容,直到永远;希望你们能找到自己的幸福,能真诚的一直保留这份笑容。所以,我才那么放不开,我才那么放不下!不愿别人伤害你们,就像我自己不愿再受人伤害一样。但我仍然不明白,为何这泪水停不下来,不明白为何要这也声嘶力竭的哭泣到天明。
    有人说,没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。但人生什么的,却仍然是个太遥远的话题。我现在仍连下一步都看不清,但却仍然不知天高地厚的许愿“但愿人长久”。人生为何有如此多的离别,为何不能千里共婵娟。
    总觉得越长大越孤单,身边亲密的朋友却无法说出心中所想。所以才会如此不舍吧,所以才会停不下眼泪吧!守候也是因此才变得有意义吧?世界是如此美好,因你们而美好,所以,我怎么能将它让给自己所鄙夷的人!为了你们,我会保护我这仅剩的世界,所以,也请你们保护我好嘛?!

    半醉半醒之间,流着无法停止的眼泪写下这些东西。只希望醒来之后不后悔。

    P's.听到了陈升的“把悲伤留给自己”,眼泪更是听不下来了。
    或许是因为我是第一个离开的人,所以才会悲伤,但请告诉我,我不是唯一一个傻的流泪的流泪天明的人。
    “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,既然你说,留不住你。回去的路,有些黑暗,担心让你一个人走。我想是因为,我不够温柔,不能分担你的忧愁。如果这样,说不出口,就把遗憾放在心头!”
  • 2013-08-21

    每日一言:天涯 - [闲言]

    Tag:
    ♣浪荡天涯的孩子,忽晴忽雨的江湖,祝你有梦为马,永远随处可栖。

    今日见到了多年失去音讯的故人,虽说走了各自的迹遇,各自的成长,但当曾经的少年带着笑坐在我身边时,时光就再次开始流转了,心也开始跳动起来。当他开口唱歌时,几乎以为身边真的坐的是那个曾经的少年,空气的流转都仿佛回到了16.7岁的节奏,泛着淡黄的光晕,带着樟脑球呢气味,熟悉的一切,几次几欲掉下泪来。
    时光不再,故人不再,身边的一切再相像也不过是多年后可悲的复制。曾经张扬的少年,阳光下的你,身骑白马的你,在光晕中的你,是否也随着那年夕阳下朝着梦想渐行渐远的身姿消失了。
    你说想去浪迹江湖,你说要去找寻自由,那只愿你有梦为马,天涯随处可栖。只是,现在的我,还能否牵住曾经的你的手?


    ♠回顾我有生以来的岁月,发现还是孤独的时间最多。我对世界呼喊了那么久,才知道自己的声带有问题,喊声的频率不对,没有人能听到。人生不就是如此吗。

    欢乐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和你一起欢乐,可悲伤的时候整个世界却只剩下你一人。知道自己的声音太微弱,世界听不到,旁人听不到,谁也听不到,想说的,想表达的,不管是爱是恨,含着泪水,却永远传达不到。就像在嘈杂的大街上突然失声,明明在狂吼,明明声嘶力竭,明明挥着手,却没有人注意,没有人回头。甚至连个小丑都不是,仅仅是无人需要的空气罢了。当你被世界抛弃时,才会翻然明白,原来这就是人生。